總負債222億元,青海首富陷流動性危機,賤賣股權還占用資金

今年一月,貓妹曾寫過一篇題為《鉀礦首富的落敗:在建工程不轉固疑似粉飾報表,利潤不夠支付債務利息》的文章,文中深度剖析過我國鉀肥行業老大鹽湖股份(000792)日漸衰敗的主要原因。


不巧的是,與鹽湖股份同在青海省的鉀肥行業老二藏格控股,看似業績彩旗飄飄,卻因財務報告內部控制方面存在重大缺陷,而被會計事務所出具了非標準意見。


這一切都主要源于藏格控股控股股東的一筆非經營性資金占用,讓身價180億元的青海省首富,同時也是藏格控股的實控人肖永明陷入到無比被動的局面……



年報被出示非標

關聯方資金占用成罪魁禍首


公開資料顯示,藏格控股前身為金谷源,2016年藏格鉀肥借殼上市,之后上市公司更名為藏格控股,實控人變為肖永明。值得一提的是,《2018胡潤百富榜》顯示,肖永明家族以180億元繼續“連任”青海首富。2012年,肖永明曾斥資4530萬美元購買公務機“達索獵鷹7X”,后被證實該機歸屬藏格鉀肥旗下。


藏格控股是我國第二大氯化鉀生產企業,主營產品氯化鉀年生產能力超過200萬噸。


2019年4月30日,藏格控股發布2018年年報,與鹽湖股份業績巨虧不同的是,其報告期內實現營收32.74億元,同比增長3.19%;歸母凈利潤為12.99億元,同比增長6.98%。營收和凈利潤雙增長,主要受益于氯化鉀價格上漲及貿易公司利潤增加。


同日,藏格控股發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報顯示,期內實現營收3.65億元,同比大增39.06%;歸母凈利潤為1.23億元,同比增長46.29%。


在2018年經濟形勢較為嚴峻的情況下,藏格控股還能繼續保持穩定的業績增長,著實不易。但審計機構卻給出非標意見,一樁關聯方資金占用浮出,將藏格控股控股股東西藏藏格創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藏格集團”)的流動性問題暴露無遺。


年報披露后,藏格控股對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占用資金進行了專項自查,截至6月17日清理出非經營性占用金額為22.04億元(本金),期間已歸還5032.57萬元(本金),余額為21.53億元(本金),


對此,藏格控股在公告中解釋稱,藏格集團出現短期流動性困難,面臨金融及證券機構的集中還貸、補倉和利息支付壓力。在其資金緊張狀況下,藏格集團及其關聯方通過占用上市公司部分應收賬款及預付賬款用于補充生產經營資金。



以股抵債,價格最“優”?


非經營性資金占用的問題暴露出來,肖永明無疑顯得十分“尷尬”。對此,肖永明和藏格集團承諾,通過各類資產處置、合法借款等多種渠道籌措資金,力爭在2019年6月30日前以現金形式歸還占用資金及占用費,以消除對公司的不利影響。


除了這個“笨”辦法外,藏格集團還想到一招最快能解決問題的方法,即同意立即將其持有的西藏巨龍銅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巨龍銅業”)37%的股權以協商后的較低價格25.9億元轉讓給上市公司,以抵償藏格集團及其關聯方的對上市公司相應數額的占用資金及資金占用費及由于貿易原因產生的損失,確保于6月30日前解決其對上市公司的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問題。


截止評估基準日2019年3月31日,經資產基礎法評估,巨龍銅業股東全部權益價值為129.08億元。用藏格集團意思來講,這次“打折”式的以資抵債,是按100%股權70億元來開出“誠意價”。


可事實上,肖永明及藏格集團從去年開始就想將巨龍銅業這塊資產注入到藏格控股,最開始開出的價錢為280億元,增值率高達1300%,在被深交所關注后,調整為180億元。但該收購案最終在同年9月終止。


要知道,2012年5月,藏格鉀肥將其持有的巨龍銅業42.88%的股權以1.51億元的價格轉讓給藏格集團,當時巨龍銅業的估值僅為3.5億元。


這樣過山車式的估值變動,很難讓人對藏格集團的誠意感到信服。


與此同時,根據資產評估報告,巨龍銅業為藏格集團與中國民生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的10億元綜合授信合同、藏格投資與國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質押式回購7億元融資業務提供擔保,為四川省永鴻實業有限公司與國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質押式回購15億元融資業務提供擔保。


對此,肖永明及藏格集團拍著胸脯保證,承諾三個月內予以解決巨龍銅業向關聯方提供擔保的事項。



首富家族前路茫茫


希望藏格集團給到藏格控股的價格的確是最優的,這樣上市公司也能進一步壯大其實力。


據了解,巨龍銅業設立于2006年12月14日,主營業務為銅金屬礦的勘探、采選和銷售。目前巨龍銅業下屬三個礦區:驅龍銅多金屬礦、榮木錯拉銅礦和知不拉銅多金屬礦,其中,驅龍銅多金屬礦和知不拉銅多金屬礦已取得采礦權證、榮木錯拉銅礦已取得詳查探礦權證。


根據經過備案的儲量報告,目前三個礦合計的銅金屬量為985.06萬噸,伴生礦鉬金屬量49.95萬噸。截至目前,巨龍銅業尚未達產,未取得銷售收入。


巨龍銅業近三年來的主要業績


雖然,因生產原因巨龍銅業目前的業績情況不怎么樣,但藏格集團卻自信滿滿地對藏格控股作出增速較猛的業績承諾。


公告顯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若巨龍銅業下轄最大銅礦項目(驅龍銅礦項目)仍未能正式進入試生產階段,則上市公司有權要求藏格集團以本次交易價格加相關收益(單利年化12%)回購本次交易標的;


若巨龍銅業在2020年、2021年和2022年實現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額低于2716.14萬元、9.56億元和22.12億元,由藏格集團以現金方式將對不足利潤進行補償,實際控制人肖永明提供連帶責任擔保。


話雖然說的好聽,但根據當年肖永明及藏格集團等借殼上市時簽的《利潤補償協議》,4名補償義務人承諾藏格鉀肥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經審計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分別不低于約11.45億元、15.03億元和16.27億元。


然而藏格鉀肥卻連續三年未完成業績承諾。


另一方面,藏格投資、永鴻實業、肖永明自2016年起陸續將所持有的股票質押融資,截至目前,藏格投資、永鴻實業、肖永明所持有的藏格控股股票已基本全部質押,需待其股票解除質押后才能進行股份回購注銷事宜,這也減慢了其業績補償的速度。


截至2019年3月31日,藏格集團未經審計總資產287.49億元,總負債193.21億元,凈資產94.28億元,公司整體資產負債率為67.21%;永鴻實業(藏格控股第二大股東,肖永明家族控制)未經審計總資產47.65億元,總負債28.62億元,凈資產17.56億元,公司整體資產負債率為60.06%。


未來一年內,藏格集團到期銀行貸款和其他非金機構到期債務共計62.16億元,其中:已歸還續貸11.85億元,計劃申請續展40.57億元,計劃籌資歸還9.74億元;永鴻實業到期銀行貸款和其他非金機構到期債務28.07億元,其中計劃申請續展23.07億元,籌資歸還5億元。


雖然資不難抵債,但眼下肖永明家族承諾的事情很多,要解決的事恐怕更多……

文章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嗨牛財經 版權所有 © 2014-2017 粵公網安備44010402001139   粵ICP備14041788號-1
用戶登錄 關閉
還沒有嗨牛賬號?立即注冊
嗨牛財經公眾平臺 關閉
可在嗨牛財經微信端獲得更多精彩內容
大乐透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