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乾特稿:零售戰國進行時

 



在“新零售”大舉進攻的形勢下,湖北傳統零售企業并沒有坐以待斃,相反他們都做了大量的嘗試,以期打開市場不斷被瓜分的局面。


項乾君按:武漢有九省通衢之稱,是目前中國境內最大的水陸空交通樞紐城市。作為華中地區唯一能直航全球五大洲的特大城市,武漢成為了中部崛起的“尖刀連”。截止2018年底,武漢市已擁有77家上市公司,其中僅零售業上市公司就有4家:鄂武商A、中百集團、武漢中商與漢商集團。

 

這4家上市公司都是實力雄厚的知名企業,由于具備國企基因,上市之初均由國資控股,在本土有著外來企業難以企及的資本優勢和行業地位。

 

隨著武漢城市建設的日益完善、對外政策的逐步放開,截止2018年底,武漢的常住人口較十年前已增長近10%至978.54萬,位居全國第14。如此龐大的城市體量,吸引了眾多外來企業加入零售市場搶奪戰。其中既有如群光、銀泰、K11、永輝、永旺等傳統零售商業巨頭,又有如京東、天貓、蘇寧等隨著互聯網日益發達而在全球聲名顯赫的“新零售”企業。

 

然而對于國資方來說,面對的挑戰并不只是外來競爭對手的參戰。隨著資本市場日益成熟,卓爾智聯、永輝超市、居然之家等資本力量也不斷以購買上市公司股權的方式加入戰局。

 

面對雙重挑戰,數年前國資委就曾立意將鄂武商A、中百集團、武漢中商進行合并,既能解決同業競爭問題,還能形成1家本土零售“巨無霸”。然而由于3家企業經過多年的獨立發展,主營業務多有重疊,制衡三方利益成為難題,致使這個想法歷經數年也未能實現。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居然之家、卓爾智聯、永輝超市先后以股份收購的方式,分別搶奪武漢中商、漢商集團和中百集團的控制權。這輪股權變動背后,即是國資方在新局勢下重整資產配置的計劃性放手,也是上市公司在市場競爭壓力下“化干戈為玉帛”的創新嘗試。隨著3家上市公司或將面臨易主,武漢零售業同業競爭的局面即將打破,進入群雄逐鹿的 “戰國時代”。

 

“新零售”沖擊下的探索

 

4家上市企業在主營業務和戰略布局上偏重各有不同:鄂武商和漢商集團以購物中心為主,鄂武商主要布局漢口,而漢商集團主要輻射漢陽;中百集團以全市的超市零售為主;武漢中商則以武昌區的百貨零售為主。特別是在國資方控股時期,與普通上市公司不同的是,4家上市公司在網點布局及經營業務上,還需滿足城市配套的基本原則。

 

正因如此,4家企業不可避免地出現了業務重疊,均涉及不同規模的購物中心和超市業務經營。

 

然而對于傳統零售企業來說,最為棘手的還是以阿里系為首的“新零售”勢力,以極其迅猛的速度席卷了全國各大城市,甚至連日本、韓國及大部分東南亞國家的零售商也開始啟用中國的線上支付。而在這場風暴下,4家企業的主營業務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沖擊。

 

據上市公司年報披露,4家企業近年來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營收增長放緩。據4家企業最近一期年報披露:漢商集團2018年營業收入10.82個億,同比上年增長6.92%;中百集團2018年營業收入152.85億,同比上年增長0.02%;武漢中商2018年營業收入40.44億,同比上年增長1.18%;鄂武商A2018年總營收177.06億,同比上年減少2.3%。

 


比較上市公司近五年的營業收入變化,我們發現這4家傳統零售企業的各年營收基本趨于平穩,顯然難以追趕湖北地區零售批發業營收10.5%的平均增速。不過,在“新零售”大舉進攻的形勢下,傳統零售企業并沒有坐以待斃,相反他們都做了大量的嘗試,以期打開市場不斷被瓜分的局面。

 

以購物中心、百貨零售為主營業務的漢商集團、鄂武商A及武漢中商,在新零售沖擊下,積極對旗下購物中心與百貨零售業務進行了調整,積極推動傳統購物中心向復合型購物中心的轉型,以發揮線下購物娛樂相較于線上購物的豐富性和多元化。

 

除此以外,漢商集團還針對性的推出了婚紗照材城、明天特愛屋家居精品、鶴望酒店等直營專業店,同時還加大了對第二主營業務展覽業的投入。漢商集團計劃在未來搭建自己的電商平臺,但具體投入與計劃目前還無法獲悉。

 

鄂武商A在2013年就建立了專門運營電商平臺“武商網”的武漢武商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公司通過“武商網”線上購物平臺,聯合第三方網絡平臺進行了“專屬網購節”、“網紅探店直播”等線上推廣,順應現下國內跨境消費的需求趨勢,開通了“跨境購”業務。但由于投入有限,電商營收在公司整體營收中的占比仍然不足1%。

 

武漢中商則在超市零售領域進行了渠道性的探索,開拓了社區、校園等特定市場的運營模式。隨著與阿里巴巴的合作深入,2018年武漢中商與阿里巴巴建立了“閃電購”全面合作,旗下60余家平價超市門店全面入駐包括餓了么、美團外賣及京東之家三大外賣平臺。中商平臺計劃在未來開通“微信小程序”,進一步強化超市業務的電商銷售。

 

在4家上市公司中,以超市為主營業務的中百集團,是做出線上業務嘗試最豐富的一家。在走訪中我們得知:早在2013年,中百集團就建立了“中百商網”線上購物平臺,不過由于投入有限,該網站的銷售業績始終不溫不火。直到去年公司與第三方平臺“多點”合作推出了自助收銀業務后,通過“多點”進行了多輪線上推廣,營收才首次破千萬。

 

相比之下,近年來中百集團針對超市網購業務推出的“Higo小百”微信小程序,成績要好得多,截止2018年底小程序已累計133.68萬注冊人數,交易金額達1.23億元。不過相較門店的線下營收,線上營收占比實在是不值一提。

 

如此看來,傳統零售企業在“新零售”沖擊下,僅僅靠復制對手的銷售形式,是很難進行成功轉型的。據本地知名企業孵化平臺分析,導致這種現象的一個核心原因在于:“企業自主開發的“新零售”產品體驗度,很難超越成熟“新零售”企業所制造的產品體驗度。如果僅將“新零售”產品作為一個宣傳推廣的渠道,則其能幫助企業實現精準營銷的核心——“大數據”很難得以建立。”

 

事實上,大多數的傳統零售企業目前對于線上業務的資金投入還趨于保守,能夠給予研發維護“新零售”產品的成本仍十分有限,更無法如阿里巴巴等網商巨頭一般成功建立其自己的“大數據”。

 

合作>競爭的大趨勢

 

談到未來的發展趨勢,該孵化平臺責人表示:“未來的商業發展趨勢,企業間的合作一定會大于競爭。如何以開放的眼光去鏈接外部企業資源,也將是未來傳統零售業的重要課題。”

 

近年來傳統零售企業與“新零售”企業的戰略合作,充分證實了這一說法。相較于自主研發的各類電商產品,與“新零售”企業的戰略合作,無論在成本投入,還是在實際效果上,都具有明顯的優勢。目前武漢大多數超市類零售企業,都已經與淘鮮達、京東到家、美團外賣等第三方網絡平臺展開了深入合作。

 

以中百集團為例,雖然第三方網絡平臺創造的營收目前仍十分有限,但由于相較于自營物流配送投入成本更低,該部分營收占比正呈現逐年上升的趨勢。據年報顯示,2017年中百集團外包物流支出占比為57%,而2018年這一比例已上升為59%。目前多家外賣平臺正處于激烈的市場爭奪戰中,無形中降低了企業需支付給第三方的物流成本。不過,某企業相關業務負責人對項乾君(ID:xiangqian066)表示:“傳統零售企業將會保留一定比例的自營物流,以此避免第三方物流企業壟斷市場,抬高物流成本的情況”。

 

該負責人同時透露:“第三方線上業務的客單價是門店線下客單價的2倍。不過就復購率而言,則是線下業務更勝一籌。其主要原因是線上復購率,受到第三方平臺優惠力度的直接影響。”同時,線上售賣價格高于門店價格這一現象也十分普遍,主要原因在于第三方物流配送企業需要支付較高的人工成本,而傳統零售企業將這些成本部分分攤給了消費者。

 

另一類企業間的資源共享,則普遍出現在傳統零售行業的生鮮產品供銷上。隨著“新零售”業務的不斷擴寬,生鮮產品的線上運營問題逐漸暴露。由于生鮮產品標準化較難及損耗較大,且對運營企業的管理能力要求較高,大多數新興“新零售”企業的服務難以達到消費者的要求。傳統零售企業很快就意識到,相比干貨產品,生鮮產品的線下銷售更難被取代。包括阿里系在的“盒馬鮮生”在內,生鮮產品的線下經營逐漸成為傳統零售新的突破口。

 

在武漢的4家零售業上市公司中,目前僅有中百集團在生鮮、熟食銷售領域建立了成熟的供銷鏈。據企業高層管理人員透露:“中百集團從2013年就開始接觸日本零售企業,在全市范圍內布局了數百家以生鮮、熟食為主要商品的便利店,以及二十余家只銷售生鮮產品的‘鄰里生鮮店’。同時為解決熟食與生鮮半成品的供應問題,中百集團在2013年斥資5億建立了熟食生產基地‘中央大廚房’(即江夏生鮮物流園)。”

 

2016年,隨著中百集團與日本知名零售企業羅森(LAWSON)合作運營的“中百羅森”首批連鎖便利店正式落地武漢,中百集團通過與永輝超市的合作,成功實現了以吳家山物流基地和江夏生鮮物流園為中心、涵蓋6個配送中心、149家中百倉儲、748便民超市(含2018年新開“鄰里生鮮店”51家)、302家中百羅森便利店的全省戰略布局。未來中百集團將繼續加大對這一“供銷鏈”的持續投入,據悉吳家山物流基地正在擴建,而2019年預計將繼續新增120家連鎖便利店。

 

此外,通過與永輝超市的深度合作,中百集團還學習了其在生鮮供銷上的管理模式與運營經驗,在去年通過建立直采標準,開發了123個蔬果標品,此類標品的銷售占比高達42.88%。同時,企業還將員工合伙制管理辦法引入生鮮領域,在生鮮產品耗損控制方面取得了初步成績。

 

傳統與創新逐漸融合

 

在這場新零售與傳統零售的攻防戰里,經過數年的交手,雙方都觸到了各自無法跨越的壁壘。首先,個體消費習慣決定了新零售暫時無法完全替代傳統零售的社會職能;其次,以目前新零售的部分業務開展也必須依托實體經營實現,如娛樂、生鮮、熟食等;第三,受成本控制、企業基因等因素影響,傳統零售企業往往無法實現大規模的新零售業務建立與維護。因此,在目前的零售市場大戰中,雙方似乎都在積極尋求平衡點,以優勢互補的模式尋求合作共贏。

 

得益于這些傳統零售業與“新零售”的碰撞,越來越多不同的資源鏈接形式被創造了出來,不論是傳統零售業還是新零售都逐漸找到了未來的發展的方向。相信未來,隨著科技不斷進步,居民消費需求的多樣化,武漢零售市場還將出現更加豐富的商業合作模式。


文章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嗨牛財經 版權所有 © 2014-2017 粵公網安備44010402001139   粵ICP備14041788號-1
用戶登錄 關閉
還沒有嗨牛賬號?立即注冊
嗨牛財經公眾平臺 關閉
可在嗨牛財經微信端獲得更多精彩內容
大乐透彩票